依托“一帶一路”規避中美貿易 正面沖突的可行性與具體路徑

2019-12-31 09:14:34 對外經貿實務 2019年12期

世界杯即时赔率 www.xgcip.com.cn

張帆

摘 要:中美貿易摩擦加劇不僅影響中美兩國經濟,還會動搖現行國際經濟秩序。中國通過“一帶一路”戰略,拓展了與沿線國家的貿易空間,為擺脫中國商品對美國市場依賴創造了條件,通過“一帶一路”戰略來規避中美貿易正面沖突具有可行性。因此,中國需要利用好中蒙俄經濟走廊、中國-東盟自貿區以及中歐班列三個平臺,強化中國商品與這些國家之間的市場對接,緩解中美貿易摩擦帶給中國經濟的影響。

關鍵詞:“一帶一路”;中美貿易摩擦;貿易?;?替代

從2017年以來,中美貿易摩擦愈演愈烈,而“一帶一路”戰略實施6年來,中國與其周邊沿線國家貿易額不斷上升。在中美雙方談判陷入僵局的情況下,如何緩解中美貿易摩擦給中國經濟帶來的損失,繼續保持中國世界貿易大國的地位,無疑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中國可以依托“一帶一路”建設的現有成果,來規避中美貿易之間的正面沖突,為中美雙方提供一個緩沖的空間,這是當下減緩中美貿易摩擦的重要替代方式。

一、中美貿易摩擦對全球經濟帶來的影響

美國挑起的中美貿易摩擦傷害最大的是中美雙方經濟,同時還會全球貿易格局產生巨大影響。

第一,中美貿易摩擦會加重美國消費者經濟負擔。中美貿易摩擦在最初階段是聚焦于傳統制造業,美國試圖通過對中國傳統制造業輸美商品實施關稅?;だ唇餼雒攔謚械投瞬悼招幕侍?,進而達到增加就業的目的。但此舉的效果不甚明顯,主要是因為美國制造業外流時間較長,振興或吸引制造業回流需要一個過程,短期內效果是難以彰顯的。按照聯合國貿發會議統計,2018年下半年,斯里蘭卡、孟加拉國、巴基斯坦等國家收到美國日用品的大宗訂單在增多,這說明美國傳統制造業回流及恢復較慢,產能嚴重不足,限制中國傳統制造業商品進口并未解決其中低端產業空心化及緩解就業壓力等問題,只不過是將原來直接進口中國商品改成委托其他國家代為生產而已。按照比較優勢理論,只有遵循進口具有比較優勢的中國質優價廉的商品才能降低美國進口成本,減輕普通消費者負擔。如果違背了比較優勢理論而貿然將新增進口成本轉移到國內消費者身上,只是徒增消費者負擔。事實也是如此,孟加拉國等國家的生產能力不足,導致美國的大宗訂單無法完成。重要的是,中國輸美商品當中有40%的商品屬于中間品,美國對中間品加征關稅,無疑會提升美國制造業的生產成本,最終這些成本還是會增加到消費者身上。由此而言,特朗普政府推行的貿易?;ぶ饕宥悅攔┐缶鴕凳招Р淮笄以黽恿訟顏叩木酶旱?。

第二,中美貿易摩擦使得美國在保持高科技優勢的同時也會動搖其自身主導的國際經濟秩序。從全球價值鏈角度而言,中美相互加征關稅,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中美兩國某些行業的關稅?;ばЧ?,但通過價值鏈的傳遞,也會影響到其他國家的相同行業關稅?;ざ?,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推進自由貿易。美國如今通過單邊主義模式加強與其他國家的雙邊談判,試圖建立“更加公平”的貿易秩序,迫使其他國家接受美國的“高標準”,這大大沖擊了二戰后美國主導的多邊貿易體制,其將成為自己的“掘墓人”。從2018年下半年以來,中美貿易摩擦對全球資本市場造成很大沖擊,特別是全球股市萎靡不振,會進一步加重全球經濟下行的風險。

第三,中美貿易摩擦在一定程度上堵塞了中國制造業升級的空間。一方面,美國忽視產業結構升級轉型中的產業均衡問題,導致過去幾十年來,美國聚焦全球價值鏈頂端的高科技產業,而將傳統的低附加值制造業轉移到人力成本、土地成本較低的發展中國家,產生中低端產業空心化現象。另一方面,隨著中國技術進步,中國輸美商品的質量和技術含量在不斷提升。尤其是中國制造2025的提出,嚴重威脅美國的高科技霸權,一定程度上消弱了美國主導全球經濟的地位。最近10多年來,中國的化學化工、金屬制品、機械制造、大型設備制造、生物生命技術、光電信息技術、通信科技等產業發展迅猛,與美國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差距在不斷縮小,上述行業輸美產品的附加值日漸提升。從2013-2018年,美國對中國高科技產品的貿易逆差始終徘徊在1200-1400億美元不等,高科技產品的逆差在中美貿易逆差中占據了重要地位。這就表明,美國在高科技產業發展中,對來自于中國的高新技術設備、原料及中間品還是具有較強的依賴性。因為意識形態原因,美國一直擔心中國崛起,美國對中國高新技術產品依賴度在增強,對美國是個巨大的刺激,被視為是威脅其全球經濟和科技主導地位的因素。

從目前美國對中國高科技企業制裁情況看,中國高科技企業沒有了美國產品和技術支持,會極大影響自身發展。同時也讓中國政府意識到技術創新的重要性,中國在核心技術、高端制造等領域與美國有切實的差距。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經濟快速增長主要是依賴于應用創新,應用創新實際上就是模仿創新,而基礎創新極為薄弱。如今中國經濟發展進入了一個歷史節點,如果將產業升級的力量不放在基礎創新上,就無法提升原始創新的動力,必然會受制于美國。因此,加大對基礎研究的投入,是提升中國科技創新的動力和基礎。

二、依托“一帶一路”規避中美貿易正面沖突的可行性

“一帶一路”是一個大型經濟圈,有大量的人口和龐大的市場,對中國去產能有重要意義,同時中國的中高端技術優勢也能夠發揮。中國將貿易格局從歐美發達國家轉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已經具備了一定的基礎。一方面,“一帶一路”戰略經過6年的發展,具有一定的市場基礎;另一方面,“一帶一路”是以全球化為基調的,對遏制美國貿易?;ぶ饕?,重構國際經濟秩序有重要意義。

(一)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增長迅猛

無法否認,不管是按照美國的統計還是中國的統計,中美貿易中美國的逆差確有擴大趨勢。即使美國要求人民幣升值,中美貿易失衡問題還是無法從根本上解決。由此看,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這種貿易失衡局面還是存在的。中美雙方之間的貿易摩擦的談判上也沒有取得太大的進展,摩擦的趨勢還會繼續。然而,中國在傳統制造業方面積累了大量的產能,如果不能有效去掉這些產能,不僅會影響國內市場,還會影響中國制造業的升級轉型。在中美貿易摩擦持續的情況下,中國要繼續保持全球第一貿易大國地位,就必須要積極發展與其他國家的貿易,將傳統貿易格局從歐美日發達國家市場轉移到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一帶一路”建設為此提供了契機。在過去6年內,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貿往來、金融服務等領域取得了大量的合作成果,依托“一帶一路”經濟圈可以為中美貿易摩擦提供一個替代的空間。

“一帶一路”戰略實施以來,中國與沿線周邊國家的貿易額增長明顯。在2013年,中國與這些國家的貿易額為1030億美元,到2018年上升到1284億美元,貿易額占到了中國對外貿易總額的25%左右。由此而言,“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市場需求與中國的產能供給之間有一定的契合點。再從貿易國數量看,在2016年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16個國家保持了貿易持續增長態勢,到2017年上升到19個國家,到2018年與28個國家之間的貿易額保持增長態勢。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保持增長的態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中美貿易摩擦的壓力,給中國貿易出口困局打開一扇“窗戶”。

資金融通是促進貿易發展的支撐條件,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金融合作也取得了明顯的成效。截至到2019年7月,亞投行成員數量已經增加到100個,其中半數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國企業依托于亞投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了大型項目25個,投資金額超過了40億美元。截至到2019年7月,絲路基金已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署合作項目27個,承諾投資金額75億美元,支持合作項目投資額達到1000億美元。截至到2019年7月,已有8家中資銀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設立了80多家分支機構,中國銀聯卡已經覆蓋到沿線50個國家,超過500萬商戶和50多萬臺ATM機;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為中國企業在沿線國家的投資提供了各類海外保險服務。無疑,金融合作強化了中國與沿線國家的貿易暢通,為中國貿易格局優化創造了條件。

(二)“一帶一路”經濟圈龐大市場為減緩中國經貿對美國市場依賴創造了機遇

“一帶一路”經濟圈不僅有著巨大的市場容量,而且其市場需求與中國產能供給有較高的切合度。一方面,“一帶一路”沿線國家80多個,經濟圈內的人口占到了全球人口的60%,GDP綜合占到了全球的30%,商品貿易量占到了全球的40%,且這些國家大部分是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其市場增長潛力要優于美國等發達國家,能夠較好地承接中國商品出口。另一方面,“一帶一路”經濟圈進口需求針對性在不斷增強,對中國供給側改革有重大意義。比如中蒙俄經濟走廊,俄羅斯、蒙古對中國機電商品和礦產品有較大的需求;東盟經濟圈對中國的工業中間品、服裝紡織品有巨大需求;歐洲經濟圈對中國機電、輕工產品、礦物燃料、機械設施有較大的需求??杉?,“一帶一路”能夠為中國商品出口開辟新的市場,在中國貿易摩擦的情況下,減少中國經貿對美國市場的依賴。

(三)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貿合作有助于改善全球貿易治理模式

從本質上看,“一帶一路”是南南合作的新平臺。通過中國與沿線國家經貿往來,不僅可以輸出中國技術還可以輸出中國標準,這對改善當前全球貿易治理模式具有積極意義。具體而言,第一,“一帶一路”倡議的精神與國際貿易秉承的“自由、平等、開放”宗旨是相契合的,順應了全球經濟一體化發展的潮流。中國作為“一帶一路”戰略的主要推動者,不僅在沿線國家進行了大量的投資,從2013年至今,累計投資存量達到了2000億美元,同時在投資貿易過程中也帶動了中國技術和標準的全要素輸出,能夠為國際經貿合作提供一個新的標準。如中國的5G技術已經拿下了全球30%的市場,標志著中國主導的5G技術標準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承認,有望成為新一代通信技術的新標準。第二,“一帶一路”理念與WTO主導的多邊貿易體制的理念是契合的。中國正在與國際社會一道積極推動WTO多邊貿易體制改革,而“一帶一路”中秉承的開放性強、包容性高的經貿精神符合WTO改革方向,進而能夠提升中國在國際多邊貿易體系以及國際貿易新規則制定中的話語權,努力構建一個扁平化的貿易治理模式來制約美國的貿易霸權主義,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能夠遏制中美貿易摩擦的升級。

三、依托“一帶一路”規避中美貿易正面沖突的具體路徑

中美作為全球兩個最大的經濟體,“合則兩利,斗則兩傷”,與其正面對抗,還不如另辟蹊徑。通過大力推進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來降低中國商品對美國市場的依賴,堅持貿易自主的原則,積極培育新的貿易伙伴;調整中國貿易出口結構來減緩中美貿易摩擦對中國經濟的傷害。具體而言:

第一,強化中蒙俄經濟走廊的地位,以項目合作形式來加大中國產品供給和蒙俄市場需求的對接。過去6年來,中蒙俄經濟走廊戰略價值日漸重要,區域性多邊經貿往來極為頻繁。按照商務部的統計,從貿易總量看,蒙古在2013年與中國貿易額占到其總貿易額的56%,2018年該比例已經上升到68%;俄羅斯與中國貿易額在2013年占其總貿易額的11.6%,2018年該比例已經上市到21.39%。從貿易產品種類看,中國向蒙古、俄羅斯出口主要是機電、生活消費品和礦產品,這兩個的市場需求與我國這些產業的供給較為對接。此外,中國的汽車、鋼鐵、建材等在蒙古、俄羅斯也大有市場。在未來的發展中,中國通過“一帶一路”戰略,不斷強化國內供給和俄蒙市場需求的結合,以中蒙俄經濟走廊為依托,借助于亞投行的金融服務來打通貿易、投資的資金流障礙,在蒙古、俄羅斯大力推進工業園區建設,帶動中國商品、技術、服務與蒙古、俄羅斯的互聯互通。在國內,可以依托東北、內蒙古等老工業基地,以產業園區發展為支撐點,加大汽車制造、電網建設等合作項目,在達到改善蒙古、俄羅斯基礎設施的同時來不斷按照市場需求提升中國技術創新能力。如此,就可以將我國傳統技術貿易渠道——從美國獲取技術和服務——轉移成為按照中國企業投資過程中對方市場需求來自主創新,進而在一定程度上能夠擺脫對美國技術和服務的依賴。

第二,發揮中國與東盟自由貿易區的樞紐作用,打通海上絲綢之路的互聯互通。中國與東盟自貿區自2010年建成以來,在推進中國與東盟經貿往來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這個囊括了11個國家有著19億人口的龐大經濟體,每年雙方貿易總額超過5000億美元,占到了全球貿易額的13%。但如此龐大的貿易量,在很大程度上是以跨國企業構建的全球價值鏈為基礎,而且隨著中美貿易爭端的加劇,這一價值鏈還會進一步調整和重組,這為擴大中國和東盟之間的貿易往來創造了條件。最近幾年,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加快,中國企業在東盟各國的投資規模不斷擴大。商務部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到2018年底,中國企業在東盟10國的直接投資存量達到了1000億美元,設立5700家企業,雇傭當地員工超過36.9萬人。但當前中國企業在東盟國家投資的企業并未完成本土化進程,與東道國的上下游企業之間缺乏縱向聯系,亟待改變這種單純的資本、技術和商品輸出路徑,引導中國企業在東道國完善生產鏈和供應鏈。我國企業在電子、交通、建筑、建材、化學化工、機械制造、紡織等領域相較于東盟各國具有明顯優勢,應該加大這些行業在東盟的直接投資力度,力促中國投資的企業本土化,構建區域性的生產網絡。另外,還要積極完善中國企業在東盟各國投資的工業園區,加速推進產業鏈和供應鏈的本土化延伸。截至到2018年底,中國企業在東盟8國(除新加坡、菲律賓之外)一共建立了33個工業園區,吸引了近千家中外企業入駐,累計投資額超過150億美元。但是,中國企業投資建立的工業園區,吸引的企業大多數是中資企業,當地企業入駐比例不高。因此,中國企業必須要調整在東盟各國的工業園區發展目標,吸引當地企業入駐,鼓勵中國企業延伸產業鏈和供應鏈,將工業園區打造成為中國-東盟經貿合作的區域供應鏈和產業鏈連接平臺。

第三,激發中歐班列的傳遞功能,進一步激發中歐貿易潛力。按照國鐵集團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到2019年7月,中歐班列運行線路已經達到了65條,開行班列近8000列,可以直達歐洲的30多個城市。中歐班列自開行以來,受到了班列沿線國家,特別是俄羅斯、德國、西班牙等國家的高度關注。作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載體,已經成為推動中歐貿易新的增長點。從貿易額上看,中國與歐洲國家緊密關系從高至低,分別是德國、法國、荷蘭、英國和俄羅斯。從貿易種類上看,中國的機電產品是出口歐洲的主要產品,其次是服飾鞋帽紡織品等輕工業產品;而航空器、機械設備等是中國從歐洲進口最多的產品。以此而言,我國應該進一步完善中歐班列的運作模式,創新班列貿易機制,以班列為載體,降低雙方經貿往來的成本??梢醞ü嗔?,將中國的機電產品、電子產品、輕紡產品運往歐洲,同時將歐洲的航空器及其零部件、機械設備及其零部件用班列運回。另外,通過升級班列運行的信息服務業,構建中歐信息服務綜合平臺,不斷提升班列信息化與貿易集約化之間的對接,進而更好地推進中國產品供給與歐洲市場需求的銜接。

參考文獻:

[1] 孔慶江. 試論中美貿易摩擦持續情況下的中國對策[J]. 國際貿易,2019(1):39-43.

[2] 潘雨晨,張宏. 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制造業共生水平與貿易效率研究[J]. 當代財經,2019(3):106-117.

[3] 胡再勇,付韶軍,張璐超.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的國際貿易效應研究[J]. 數量經濟技術經濟研究,2019(2):24-44.

[4] 何平,王淳. “一帶一路”貿易區域人民幣使用的最優國別研究[J]. 學術研究,2019(2):70-78.

[5] 馮曉玲,姜珊珊.“一帶一路”倡議下中蒙俄經濟走廊合作發展分析[J]. 東北亞經濟研究,2019(4):18-33.

[6] 尤宏兵,李安琪. 中國東盟產能合作的發展、困境及前進之路[J]. 對外經貿實務,2019(3):17-20.

[7] 許英明,邢李志,董現壘. “一帶一路”倡議下中歐班列貿易通道研究[J]. 國際貿易,2019(2):82- 88.

{ganrao} 配资服务交易系统 微乐长春麻将安卓版下载 南宁麻将app下载 体育彩票泳坛夺金d 江苏11选5前三组 排三开机号试机号今天晚上 广东11选5官网 篮球比赛比分软件 哔哩哔哩柬埔寨美女捕鱼 熊猫麻将官方下载 网上棋牌那个好 大发pk10是国家的吗 pk10记录 皇冠比分网哪个好哪个站好 浙江体彩11选五玩法介绍 钱龙捕鱼一直黑怎么办